性招待丈夫公司的合夥人

性招待丈夫公司的合夥人

我叫楊循瑤,已婚,二十六歲,三年前,大學畢業後,嫁給了丈夫林玄洲,目前住在台北市,丈夫目前任職於知名的食品化學公司,擔任協理的職位,收入小康,我曾經以為愛是甜蜜的,結了婚後,我嫁了個好老公,懶惰的我,甚至不用工作,就可以等待親愛的供養,直到後來,我才親身體驗到了這台灣社會的現實面……

那一天,老公帶了一位客人回家,聽老公說這位客人是我們家的貴賓,他是他們公司的重要合夥人,總經理尊稱他為「陳董」,他能駕臨我們家,是我們家的榮幸,讓我忍不住仔細多瞧了瞧這位看起來已經步入中年的粗壯男子……

以他約莫四十歲的年紀來說,他的身材維持的很好,估計脫下上衣的話,可能有六塊腹肌吧!手臂強壯,身體剛強,看得出是那種高學歷,而且體態訓練有素的中年人,身為協理老公今天把他帶回家,如果有那個意思……和這男人擁抱在一起時,他結實的肌肉抱住我,那感覺一定很舒服,尤其聽說鼻子大的男人,那話兒特別大隻,而這位陳董,面貌有著中年人的成熟風塵氣息,而鼻子也正是可以迷得不少少婦為他瘋狂的那一型……

但儘管我滿心的期待和害羞,老公什麼也沒和我說,只在早先打了電話回家,和我說了拿出真實本領,好好做一番最好吃的宴席,今晚有貴客蒞臨。

說道做菜這一項,不是我自誇,但我還真的是有本事媲美優質餐廳主廚的烹飪技術,既然老公都這樣說了,我自然也拿出了看家本領,一早起來就去超市買了合適的食材,做了一頓高級的歐式晚餐,搭配法國特產的薄酒萊葡萄酒,老公和這位陳董好像都很享受我精心準備的料理。

老公和陳董邊吃著大餐,邊聊著一些公司的營運,我有些地方聽不太懂,也不以為意,但老公的酒量,我從大學開始和他交往時就是清楚的,標準的三杯必醉,果不其然,喝玩三大杯的葡萄酒後,老公已經趴在桌上,昏睡得不醒人士,現在只剩下陳董和我兩人,我不禁一陣緊張,心想:「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嗎?」。

卻聽陳董微笑道:「林太太,你的手藝很好,確實是你家林協理的賢內助,只是看你現在的模樣,怎麼好像有些怕我?難道怕我變成狼人吃了你嗎?」說著一手已經圈住我的香肩。

陳董的坦率直白到讓我意外,但也勾起了我從國中青少女期開始對於壞男孩們的嚮往,輕輕躲避他的手,很官方的說道:「陳總,請你自重!這是在我們家裡!玄洲也在這邊,你還是清醒些吧!」

陳董挨罵,卻不生氣,反而一把將我摟在懷?,一手已在我的胸前揉撮,笑道:「看你一臉聰明相,你老公今天邀我來家裡,自己卻先醉倒了,這種待客之道,你怎麼會不懂其中玄虛?」

陳董隔衣揉弄著我的乳房,手上卻不閑著,幾下就把我上身的衣物剝個精光,只見我烏頭黑發披肩,白中透紅的嬌容,鼻隆小巧的嘴,全身肌肉白潔光亮,透出陣陣幽香,玉體嬌媚軟若無骨,豐滿結實,玉乳高挺,腰細腹隆,骨肉均稱,無處不美,見之消魂,撫之柔軟,滑溜非常,愛不忍釋,飽滿誘人的乳房高挺著,頂著一粒櫻桃熟透般的乳頭,真是人間的尤物。陳董一手仍是摟著我,另一手已握住我嬌嫩的乳房,得意的撮揉。我俏臉漲得通紅,拼命要掙脫他的魔掌。

陳董見我掙扎,在我堅挺的乳房上重重捏了一把,手上已把我下身的衣物剝個乾淨,只見玉腿修長,稀黑的陰毛,蓋著迷人的洞,露出陰唇,紅黑白相互交輝,我的肉體就像雕像般的勻稱,一點暇疵也沒有。

他把我推得背對自己,分開我的雙腿,手掌在我的陰戶上摩弄。我陰戶上稀疏的陰毛刺激著他的手掌,使他感受到從未經受過的強烈刺激,情不自禁的頭一低,便往櫻唇印上去了,我的嘴唇感到一陣輕壓,又彷佛有一條濕軟靈活的東西在挑著牙門,還有陳董刺刺的鬍渣刷拂自已嫩嫩的臉頰,一種搔癢酥軟的感覺秕恿上心頭。陳董火熱的大手繼續愛撫我全身,這感覺從我的乳房慢慢的向全身擴散開來,讓我的全身都產生淡淡的甜美感。

陳董另一邊則用手指夾住我因刺激而突出的乳頭,整個手掌壓在半球型豐滿的乳房上旋轉撫摸著。受到這種刺激,我覺得大腦麻痹,不禁開始呻吟起來。陳董熱烈的撫摸,使得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扭動起來,陰道裡的嫩肉和子宮也開始流出濕潤的淫水來。

說時遲那時快,陳董的手指已伸進我那兩片肥飽陰唇,我的陰唇早已硬漲著,深深的肉縫也已淫水泛濫。他雖然一向溫文爾雅,這時也按耐不住了,猛地抓住我的雙腿往後一拖,『滋!』的一聲,巨大的老二已經插入我體內…

突然受到的侵犯使我『啊』了一聲,全身無力,陳董把我的雙腿擺成反向著自己腰部的姿勢,雙手托起我的上身,一邊抽插,一邊手掌痛快的揉弄我的椒乳。『啊...啊』,我發出一聲哀叫,不知是因為肉體的痛苦還是聽了他剛才的言語引發了心中的痛苦。

陳董一邊加力幹著,一邊手掌用力在我的全身遊走,他只覺得,撫摩這樣嬌嫩滑膩的肌膚帶給他無窮無盡的快感。陳董把我擺成向前趴著的姿勢,使我圓潤的屁股高高支起,他則兩手抓住我的腰胯,下身肉棒直直的插入我的陰道。我被他幹得心癢癢的,好像忘記了自己正在被陌生男子恣意侵犯。

陳董越發得意,加力頂入,彎下身輕輕伏在我背上,舌尖舔著我的耳根,雙手圍住我的雙乳揉弄,下身挺動不停,讓我漸漸感到從未經受過的快意。我漸漸不再反抗,反而覺得跟陳董性交是人生樂事。

陳董見終於打動了我,心中更加自豪,他將我側轉身,拉起我的一條腿架在肩膀上,看著眼前女大暴露的神秘陰戶,陳董倍感興奮,一邊加力挺入,再將我翻成面朝自己,兩手托起我的雙腿,下身肉棒從正面進入。

這時只見我臉似桃花,媚眼水汪汪,周身似火,血液翻騰,心房急跳,酥麻酸癢,不停的乳波臀浪,真有一股說不出的美感。

陳董得意萬分,雙手抱起我的身子,下身猛力挺動,我身體各處敏感部位,遭到強烈的刺激,不禁心頭搔癢,慾情勃發,粉臉通紅、兩眼朦朧,面部也呈現出恍惚迷離的媚態。我時而眉頭緊蹙,時而檀口輕開,俏麗的臉龐盡是春意,真是說不出的淫靡蕩人,渾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濤,讓我渾身顫抖,臉上自然而流露出淫蕩的表情、嘴?呻吟著浪蕩的叫聲。

我媚蕩的表情、叫聲,刺激得陳董暴發了原始野性欲火更盛、陽具暴脹,也顧不得溫柔體貼,憐香惜玉,緊壓著我那誘人的胴體上,一挺腰,肉棒用力突破再突破,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我下體的快感也跟著迅速升高,陳董用力的把我雙腳再分開一些,企圖做更深的插入,肉棒再次抽插時龜頭不停地碰到子宮壁上,使我覺得幾乎要達到內臟,但也帶著莫大的充實感,全身有如觸電一般,使我只有張著嘴,全身激烈顫抖,不停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突然我全身直的挺了起來,粉紅的臉孔朝後仰起,沾滿汗水的乳房不停的動著,陰道裡一道道的暖流滿滿的覆蓋住陳董的肉棒,二人的迎合漸漸進入水乳交融的境界,似乎達到極樂。陳董再也忍不住一陣抖擻「噗嗤!」一股濃濃的精液直衝我的陰道深處…。

一時間兩人就像雕像般硬著,等著這份激情的高潮慢慢消退、慢慢消退、慢慢消退……

這時,卻聽得趴在桌上的老公忽然擡頭發話,說道:「老婆,還有酒沒有,我和陳董還沒喝夠呢!」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c.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