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長的媳婦(八)

(八)

十一月的東北,已經是漫天雪花飛舞。部隊從山上下來,回到了營區,迎接

冬訓,還有迎接新兵的到來。

自從嫂子離開部隊後,我們開始書信來往,裡面寫滿了相思之情。她也給連

長寫信,但沒有和我頻繁。我很佩服嫂子的文采,她給連長寫信用的是一種筆體

,給我的信又是另一種筆體,但都是那麼娟秀。

連長的信我看了,大多都是白話,而給我的信中卻洋溢著美好的愛情句子,

這讓我很感動,也更思念她了。我也經常給嫂子寫信,畢竟我的文采不如她,但

經過一番鍛鍊,情書寫的也不錯了。

連長也經常給嫂子寫信,每次寫完都叫我送到營部。因為我們營區離市裡遠

,附近沒有郵箱,我們的信都送到營部,然後由營部通信員送到市裡郵寄。連長

有個毛病,信封從來不用膠水封上,而是由我拿到營部去,用營裡的膠水給封好。

於是,我就突發奇想,把我的信放到連長的信封裡,一起郵寄給嫂子。後來

我和嫂子見面後,挨了她幾粉拳,她笑著罵:「你小子真夠缺德的,佔了那麼大

的便宜,還要在八分錢的郵票上動心機。」

我和嫂子書信頻繁,慢慢的讓大家知道了,但大家都以為我戀愛,是家鄉的

姑娘寫的信。可笑的是,連長文化水平不高,經常拿我的信看,學習裡面的詞句

。但是,我和嫂子的信也不是都公開的,如果有秘密,嫂子會在郵票的左下角,

用鋼筆做個記號,我就知道信裡有內容了,於是我會放在口袋裡,自己偷偷看。

做到這一點不難,因為連隊的信都是我去營部取來。

回到營區的第七天,我就看到一封帶有記號的信,我連忙收起來。等到有時

間,旁邊沒有人,我才打開看。依然是華麗的愛情句子,只是在後面寫著嫂子很

思念我,想和我見面。她告訴我,如果連長要問我的父母能不能買到飛鴿牌自行

車,要我一定要答應下來,這樣連長就可以給我假回家,能和嫂子見面。

我卻犯愁了。因為我的父母就是普通工人,根本買不到飛鴿牌自行車。這裡

有必要說明一下:八十年代初,中國百姓生活水平很差,什麼東西都是憑票購買

,而「飛鴿」是名牌產品,即使手中有自行車票,也是很難買到的。

我猶豫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可時間是不允許我猶豫,因為連長也接到了嫂

子的信,來問我。為了和嫂子見面,為了嫂子那肥美的屁股,我竟然裝著膽子答

應下來。結果,連長很痛快地給了我一個月的假期,回家給嫂子買自行車。

我心裡罵著:在山上施工的時候,有個戰士家裡來電報說父親病重,連長都

沒給假,而現在為了他老婆的自行車,竟然給了我一個月的假。轉念一想,別管

太多了,能和嫂子見面是最主要的。連長親自送我到車站買了票,是早上八點的

火車,然後連長又拍電報給嫂子,讓其接站。因為在山上的時候,我和嫂子采了

很多蘑菇,嫂子不能一次帶走,所以我要先去她家。

一聲長鳴,火車徐徐開動,我在車窗裡揮手,和連長道別。

一下車,就感覺到遼寧的天氣比黑龍江暖和多了。走出站口,我一眼就看到

了嫂子。她穿一套軍裝,這是連長給她的,是干四個兜的幹部服裝。軍裝一般都

很肥大,但嫂子的屁股仍然明顯肥大,把褲子撐得圓溜溜的。

多日不見,都感慨萬千,但我們沒有擁抱,只是點頭算是打招呼了。那個年

代,即使是夫妻,在街上走路都沒有牽手的,我們不是夫妻,自然不能表現的那

麼高調。

等到了嫂子家,情景就截然不同了,我們緊緊的擁抱在一起,親吻、撫摸…

…我們誰都沒有說話,但此時都知道對方要做什麼,只是做配合動作。不一會,

我們都赤裸裸的,然後上床,做愛。終於,嫂子先開口說話,而這是高潮時候說

的話:「快點啊……」然後就是一連串的呻吟。之後,我射了。

我們倆才親吻著,仔細觀看對方。

「想我沒?」嫂子的臉紅紅的,問。

「想了。」我說。

「我也想你了。」嫂子說。

我們就這樣,男上女下趴了很長時間,說了很多相思的話。然後,我們起來

吃飯。飯是早就準備好的,在鍋裡熱著。屋子裡生著爐子,很暖和,嫂子沒穿衣

服,只披了件軍大衣坐在桌子前。我也乾脆不穿衣服,光著身子做好。嫂子怕我

冷,把一床被披在我身上。我們一邊吃,一邊嘮嗑,一邊手不老實的摸來摸去。

吃完飯,嫂子要給連長寫信,因為她必須告訴東西已經收到。嫂子依然披著

軍大衣,坐在檯燈下。我還是披著那被,坐在她的身後,兩隻手按住那巨大的奶

子上,看著寫信。

當看到她寫道:「小周來了,東西已經交給我。但這小子很不實惠,放下東

西就走了,我怎麼讓吃飯也不吃。」

我笑了,摸著奶子取笑,問:「我也沒走啊,並且吃過飯了。」

嫂子回頭捏了我雞巴一下,笑著說:「你讓我怎麼寫?寫你一進門就扒光了

我的衣服,做了那件事?還是寫你吃飯的時候不老實,總摸我?還是寫我在寫信

的時候,你這手按住我這裡。」嫂子親了我一口,「我要是這樣寫,你回去他不

殺了你呀?」

嫂子說完笑了,我也笑了。

嫂子寫完信後,拉我坐在桌子前,要我馬上也給連長寫信。這封信幾乎都是

嫂子口述,我來執筆。內容大概是這樣:「連長,東西我已經給了嫂子。嫂子留

我吃飯,我沒有吃,因為我怕夜長夢多,趕緊回家,要不然我爸爸把自行車票給

了別人就不好了。現在,我已經到家,把自行車票拿到手,明天就給嫂子送去,

請你放心。」

寫到這裡,我又擔心起來,告訴嫂子,我爸爸根本沒有自行車票,也買不到

那麼好的自行車。嫂子詭秘的笑了,她告訴我,自行車她已經買到手了,自行車

票是在她的好朋友,叫鄒晨媛那裡弄到的。說著話,嫂子打開裡屋,我看見一輛

嶄新的飛鴿牌自行車。嫂子告訴我,買了自行車後,自己突發奇想,用這個辦法

才能和我相聚。現在,我的心徹底放到肚子裡了,抱住嫂子上床,新一輪的做愛

開始了。

「這個月那也別去了,就在我家吧?」做完愛,嫂子趴在我的懷裡說。

「嗯,我就陪嫂子。」我答應著,拍拍那肥大的屁股。

「太好了,就當你送給我的蜜月。」嫂子幸福的笑了。

第二天,嫂子上班走了,把我鎖在屋子裡。我在窗戶裡望著嫂子的背影,騎

著那自行車遠去,在一個信箱前停下,把昨晚寫的信放裡面。我忽然想起一件很

重要的事。如果連長接到我的信,很有可能用我爸爸工廠的地址給我回信,而我

父母根本不知道我回來,肯定要回信,那麼不就露餡了嗎?

想到這,我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在屋裡轉了起圈。想出去追上嫂子,可大

門已經鎖上了。即使沒上鎖,在這人生路不熟的城市,我也追不到嫂子啊。之後

,我安靜下來,知道時間還有,就坐在桌前給家裡寫信。

「爸爸媽媽: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回遼寧了。但兒子不孝,不能

回家看望您二老,對不起了。我是執行一件很重要的任務,這是軍事秘密,我不

能告訴您們。但請您放心,我很安全。如果您二老接到部隊來的信,記住,這是

在考驗我。請您二老不要看,也不要回信,把信寄給我,地址是遼寧省,某某市

,某某小學,黃淑芬收。千萬千萬!」

信寫好後,我才常常地出了一口氣。

嫂子中午不回家,在學校吃飯,一直等到晚上五點後才下班。這一天,我呆

的很無聊,這讓我想起在山上的嫂子。可那時,畢竟還有我們連部班的兵陪著她

聊天,而我現在呢?想找一個人嘮嗑都沒有。那時候,嫂子的家沒有電視,只有

一個半導體,但嫂子不讓聽,害怕牆外有耳。

我暗笑:人家都說金屋藏嬌,而我現在是什麼?是金屋藏男吧。自嘲一會,

我打開嫂子的書櫃,看到了影集,翻開看,裡面有連長的照片,也有嫂子的照片

,我和連長的合影放在顯著的位子,那張結婚照是黑白後塗色的,連長和嫂子笑

的都很甜蜜。

一直到晚上,嫂子才回來。我把我的信給她看,她也嚇一跳,說還是我想的

周到,不然就要出大亂子了。嫂子買回來罐頭和香腸,晚上還炒了一盤花生米和

雞蛋。這四樣菜,在當時的家庭,絕對是招待重要客人的。我們一邊吃飯,一邊

調情,說到火熱處,也不收拾碗筷,擁抱上床,滾在一起。這一夜,我照常鋼槍

不倒,做了三回,嫂子很滿意。

過了幾天,嫂子拿回兩封信,一封是我家裡的,信封裡還裝著連長給我的信

;一封是連長給嫂子的。我的家信很簡單,父母囑咐我要好好執行任務,不要給

他們丟臉;連長給我的信裡也很簡單,就是非常感謝我;連長給嫂子的信,解釋

我好久沒見到父母了,歸心似箭,我不吃飯是正常的,說等我回到部隊好好謝我

,請我吃飯。

看到這裡,嫂子粉拳又砸向我,說:「你佔了多大的便宜,在我家吃,在我

家住,我還得陪著你,自行車也不用你買,等你回去他還要請你吃飯?告訴你,

你這個月要是對我不好,我可全告訴你的連長,使勁收拾你。」

我只有抱住嫂子,摸那肥大的屁股,用動作來告訴她,這個月,我會讓你滿

足的。接下來,我們給連長回信。我寫:請連長放心,自行車票我已經親手交給

了嫂子了。

嫂子寫:小周把自行車票給我了,昨天我去了商店,把自行車買到家了。真

不知道怎麼感謝小周,這小子還是沒有在我家吃飯,放下自行車票就跑了。

然後,我們把連長的信放在枕頭邊,擁抱著,取笑著,上床做愛。

古人說的好,天下無不散的宴席,轉眼一個月的假期到了,明天我就要坐上

火車回部隊了。

這一夜,我們失去了往日的歡笑,相擁著,想起這一個月來,你貪我愛,如

膠似漆,勝如夫妻一樣,而今又要分離。嫂子哭得很傷心,我也被感動落淚。我

們倍加眷戀,說一會話,哭一會,忍不住又做在一起,弄的嫂子高潮連連,我也

把精子如眼淚一樣灑進嫂子的陰道里,我們整整一夜沒有闔眼。

一早,嫂子拿出一件嶄新的背心,說:「這是我昨天給你買的,雖然它不能

遮擋嚴寒,但可以貼身,就當我體貼你一樣。」然後親手給我穿上,流出眼淚。

我感激的抱住嫂子,親吻著,撫摸著,雞巴再次堅硬起來,說:「我們再弄

一次吧,就穿著這背心。」

「嗯。」嫂子點了一下頭,溫順地倒在床上,把兩腿分開……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c.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