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雨綿錦第一闋

杏雨綿錦

第一闋

「有電話啦!有電話啦!……」

一串兒童可愛的聲音,我的手機響了。我拿起手機,一看,是妻子打來的。

我隨手摁下接聽鍵。

「喂!」

電話那頭沒有人說話,只有隱約的遠處人說話聲和汽車鳴叫聲。

「喂!」

我又呼了一聲,還是沒人說話。我無奈地笑了一下。

「該給小靜換個手機了。」

妻子小靜的手機最近有點毛病,撥打鍵太靈敏,有時輕輕碰一下就會撥出號

去。半個小時前她剛給我打過電話,看來是不小心摁到鍵盤,便重撥到我這來了

。這兩天我已經接到好幾個她不小心撥出來的無聲電話。這手機也用了一年多了

,乾脆今天下班後給她買一個新的吧。

我想著,正要掛斷電話,突然那邊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來:

「小靜,要不去你家吧!」

這聲音很熟悉。我正在想這是誰的聲音,接著就聽到妻子小靜以嬌嗔的語氣

說:

「說什麼呢!我老公一會兒就回家了!」

「好好好,那換個地方吧。嘿嘿……」

這聲音聽上去有些色迷迷的。我一下子想起來了,這男人不就是和小靜一個

部門,叫楊建全的嗎?小靜跟我說過好幾次,說這人很好色,常常在外面拈花惹

草。平時還老是色色的看她,讓人討厭。我當時跟她開玩笑說,這也是身為一個

色狼的正常眼光嘛,面對我如花似玉的妻子,不色迷迷的看也就不算色狼了!

毫不誇張的說,我妻子小靜確實是個讓人心動的美人兒,漂亮的臉蛋,166

公分的身高,苗條而窈窕,肌膚雪白如玉,一雙修長的美腿嫩白渾圓。走在大

街上,回頭率極高,常常讓我非常得意。

當時妻子聽了我的話,還罵我不正經。怎麼今天她們兩人說話這麼親密,可

不像討厭的樣子啊!

「這樣吧,我們去金麗酒店吧,那裡環境不錯。小靜,走吧,我可忍不住了

!」楊建全的聲音響了起來。

沈默了一下,聽見小靜說:「好吧,你先去那裡等我。我給家裡打個電話。

聽到這,我趕緊掛上電話,心裡說不出的鬱悶,感覺到好像要發生什麼事。

幾分鐘後,手機再次響了,傳來妻子柔美而清晰的聲音:

「老公,我今天要陪一個客戶吃飯,可能要回來晚些。你自己吃好嗎?」

「沒關係,工作要緊嘛!」

「老公,是個女客戶,你可別想歪嘍。嘻嘻。」

「說什麼!我是那種小氣的人嗎?」我強笑著說。

掛了電話,我安慰自己,也許她們真的是去賓館見客戶吧!可是自己都覺得

這樣想是自欺欺人。無聊地看了一下報紙,卻什麼也看不進去。想了一下,和同

事打了個招呼,就提前下班開車往金麗酒店去。金麗酒店是一家四星級的酒店,

是我們公司的定點接待賓館之一,我常常在那裡接待客人,所以那邊的上上下下

都很熟了。剛走時大堂,前台小姐就熱情地跟我打起招呼:

「劉先生,您好,是要定房間還是酒席?」

「不。我想問個事,大概半個多小時前,有沒有一男一女來開了房間?」

小姐想了一下:「對,有的。好像是一對情侶,開了一個夫妻間。」

「他們長什麼樣你記得嗎?」

「嗯,女的二十出頭的樣子,長得很漂亮,大概一米六幾的身高。男的三十

多歲,稍微有點發福。女的穿著……」

這下子毫無疑問了,這對男女就是我妻子和她們部門的同事楊建全。我腦海

裡浮現出一個詞:紅杏出牆。心裡很憤怒,卻又有些說不出的感覺。很想衝上去

進房間看看她們到底干什麼,卻又打住了。

「劉先生,您是想……」

「哦,沒什麼!有兩個客戶沒聯繫上,我本想是不是他們直接來這裡了。聽

你說樣子不像,看來不是他們,也許到別的地方去了。謝謝你!」

「不用謝,這點小事算什麼呀!你照顧了我們酒店多少生意,前兩天老總還

交待呢,如果您私人需要房間的話,讓我們直接給您就行了,不用問他。劉先生

,你年輕有為,人又和氣,我們大家都好喜歡你呢……」

年輕有為?!老婆都跟別的男人上床了,還有為個屁!我自嘲地笑笑,開車

往家裡去。

在路過一個手機專賣店時,我心裡一動,停車進去買了一款最新款的諾基亞

女式手機。回家後,我拆開手機,裝入了一個微型手機竊聽器。對於一個通訊工

程師來說,這實在是小菜一碟。

沒什麼胃口,隨意吃了個在路上買的漢堡包。就坐在客廳看電視,但什麼都

看不進去,不停地換台。

晚上九點左右,妻子回來了,神色上看不出什麼。

「老公,對不起。你有沒有好好吃飯呀?」

「嗯。小靜,瞧我給你買了什麼!」我把新的手機遞給她。

「哇!」妻子興奮地叫了起來,「好漂亮啊!我這手機都用快兩年了,電池

都不行了。正想買個新的呢,沒想到老公就買給我了。老公對我真好!」

說著她在我臉上親了一口。也就在這時,我聞到她身上有一種「紫羅蘭」沐

浴乳的味道。在我知道的所有酒店裡,只有金麗酒店的客戶用這種沐浴乳。這說

明,她在客房裡洗澡了,如果陪客戶,是不可能在房間洗澡的。我暗歎一聲,最

後抱的一點幻想破滅了:我美麗的妻子真的跟別的男人在酒店裡上床了!

看著她雪白的臉蛋,如花的笑靨,我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趁她高興不注意時,拿起她原來的手機,飛快地輸入一段內部指令,把她

的手機上的信息全部轉發到我的手機上。然後做出隨意的樣子說:

「我幫你把原來的電話號碼轉過來吧!」

妻子明顯愣了一下,有些慌張地把我手裡的手機搶過去,說:「不用,我自

己來吧!」然後好像也發現自己反應有點大了,又解釋說:

「我想順便整理一下,有的號碼不打算存在手機上了。」

「那好吧。」我也做出不在意的樣子,「你慢慢理吧,我上下衛生間。」

進了衛生間,關上門,開始查看剛才轉發到我手機上的妻子的信息。最新的

幾條就是楊建全發來的,內容不堪入目:

「小靜,你真是越來越漂亮了,當我把你脫得一絲不掛時,你雪白粉嫩的肉

體讓我恨不得把你一口吞下去……」

「小靜,你的小屄好嫩啊!當我把大雞巴插入你的小嫩屄時,真是神仙般的

享受……」

「小寶貝,小美人,你叫床的聲音真是太動聽了……」

「小美人,哥哥把雞巴插進你誘人小嘴時,真是快活死了!哥哥我濃濃的精

液好不好喝啊?……」

什麼!這淫棍竟然讓我美麗的妻子為他口交,還把精液射進妻子迷人的小嘴

裡讓她喝下去!

再往後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信息,看來已經被妻子刪除了,只有這幾條她還

沒來得及刪。

看著這些赤裸裸的淫穢信息,我憤怒,我難過,卻又隱約有一絲興奮,腦海

裡竟然浮現出漂亮妻子那一絲不掛的雪白胴體在別的男人身下婉轉扭動的情境。

胯下的陰莖竟然勃起了!

狠狠鄙視了自己一番,淋了些冷水在陰莖上,讓它消下去。走出衛生間,妻

子正在整理她的電話。我不動聲色地問她:

「今天工作忙不忙?」

「還行吧!」

「那個楊建什麼的,最近和他沒鬧彆扭吧?」

妻子的俏臉上閃過一絲飛紅,隨即平靜地說:「這人還不是老樣子,色咪咪

的。不過最近他倒沒惹我。」

我鬼使神差地說:「同事一場,如果沒什麼大矛盾,還是搞好關係吧!」

我在心裡暗暗給自己一個嘴巴,「我虧不虧心啊!搞好關係,搞好關係,都

搞到床上去了!」

妻子臉上終於露出了一點不自然的神色,答應了一聲,低下頭去。

我心裡悶得厲害,就對她說家裡湮沒了,出去買盒煙,出門了。

我開了一陣飛車,停在一個空曠地地方,點上只煙,慢慢地開始思考起來。

我現在面臨地是一個空前的危機,我從來沒想到我和妻子會分手,即使現在也不

願去想。妻子人長得那麼漂亮,平時對我很好很溫柔。難道是我不能滿足她嗎?

可是我們平時性生活還是協調的,只要在一起,每晚都會做愛。分手嗎?我真捨

不得她那雪白香嫩的身體。

突然,我口袋裡的監聽器振動了一下,我掏出監聽耳機戴上,傳來了電話的

待音。幾秒鍾後,那邊一個男聲響起,正是楊建全的聲音:

「小乖乖,這麼快就想我啦?你老公呢?」

「他出去買煙了。楊哥,你別在給我發那種信息了,差點讓我老公發現了。

」妻子說。

「那就是說沒發現了,沒事的!小美人,有沒有想我啊?我可是想你啊,你

那漂亮的小臉蛋,你那白嫩嫩的身體,你那緊緊的小嫩屄,夾得我的雞巴好舒服

啊……」

「楊哥,你別說了!我覺得挺對不起我老公的!」

「嘿嘿,你被我的雞巴幹得欲仙欲死時,就不會覺得對不起他了……要不你

再過來,讓我再干你一次!」

「你這個大色狼!」

「嘿,你不就是喜歡色狼嗎?剛才被我壓在下面時好哥哥、好哥哥叫得多美

啊。……小乖乖,你還沒回答我呢,哥哥的精液好不好吃啊?」

「……嗯……好吃……」妻子的聲音開始有些迷離了。

「以後還想不想吞哥哥的雞巴、吃哥哥的精液啊?」

「嗯……想……」

……

聽著我平日裡美麗端莊的妻子與別的男人下流淫穢的對白,我驚恐地發現我

竟然並不是特別憤怒,反而是感到變態的興奮。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是漂亮的妻子

雪白如玉的身體一絲不掛,被別的男人挺著硬脹的雞巴壓在下面操幹得死去活來

的場面,一會兒又是妻子媚眼如絲,輕啟櫻唇把別的男人的雞巴吞進去,讓精液

射進自己的口腔,繼而把精液喝下去的場面……

……

「好了,楊哥,別說了。我老公可能快回來了!」耳機裡傳來妻子清醒過來

的聲音。

我一看表,我竟然已經出來一個多小時了。

才進家門,就傳來妻子嬌嗲的聲音:「老公,你怎麼出去這麼長時間啊,我

都擔心起來了!」

「呃,碰到了個朋友……」

話未說完,妻子溫熱的嬌軀已經向我貼過來,她抱著我,仰著雪白的俏臉,

紅紅的小嘴向我吻來。我想她是讓電話裡的淫聲穢語挑出情慾來了。

我吻著妻子,舌頭伸進她香滑的口腔,吮吃她的津液。忽然想起,就在幾個

小時前,另一個男人的醜陋硬脹的雞巴,就插進了這張性感迷人的小嘴,在裡面

盡情地噴射出濃白的精液。我甚至彷彿在妻子的小嘴裡嘗到了一絲男人精液特有

的腥味,變態的快感充斥我的身體,我胯下的雞巴一下子脹得老高!

我一把抱起妻子衝進臥室,飛快地趴光她的衣服,自己也脫個精光。我分開

妻子雪白嬌嫩的兩條大腿,那粉紅誘人的小嫩屄已經是淫水淋淋。我知道,這是

剛才野男人在電話裡挑逗她的結果,我又是撚酸,又是刺激,頭埋在她雪白的兩

腿間,貪婪地吸吃她的淫水。想像著幾個小時前,別的男人把雞巴狠狠插入這枚

鮮嫩粉紅的、本是完全屬於我的小嫩屄,興奮到了極點,雞巴也脹到了極點!我

站在床邊,扛起妻子的大腿,讓她香滑玉嫩的兩腿就那樣掛在我肩上,將硬脹得

要爆炸的雞巴頂在她嬌嫩的陰道口上,狠狠住前一使力,全根雞巴沒入她的小屄

裡……

妻子一下子就投入了,她忘情地呻吟、叫喚著,刺激著我不斷地抽插,插了

二百多下,我長叫一聲,精液射進妻子嫩屄深處。

妻子也達到高潮了,雙眼迷離,白裡透紅的臉蛋越發的美麗迷人。我抱著妻

子白白嫩嫩的胴體,輕輕揉捏她嫩得像果凍般的兩顆雪白乳房。妻子微微張著嘴

喘息,我輕輕地用手指撫摸她的性感紅唇,彷彿看到她小嘴裡灌滿著別人的精液

。我很快又勃起了。

我翻身騎上在她的上半身,把雞巴頂在她的嘴唇上。妻子以前和我玩過口交

,但不是特別喜歡,而且不讓我射在嘴裡,更別說喝下去。但今天一想到她幫別

的男人口交而且喝精,我心裡就又惱火又興奮,決心在好好操幹一下她的小淫嘴

妻子很配合地把我的雞巴吞進嘴裡,我發現她口交的技巧不知道什麼時候起

竟然變得十分嫻熟。不用問這都是姦夫把她訓練出來了,想到這我心痛不已,難

道外面的男人比我這個丈夫還親嗎?為那個猥瑣的男人竟然什麼下流下賤的事情

都願意做!

可是越是這樣想,心裡變態的快感越強烈。加上妻子一條香舌靈活地舔弄著

我的龜頭、馬眼、冠狀溝,我的雞巴越來越脹,在妻子溫潤的小嘴裡一跳一跳的

。妻子嫵媚地看了我一眼,然後深深地把我的陰莖全根吞進去。天哪,她真的練

出來了,那些妓女也沒她這麼好的技術!我捧住她的臉開始主動抽插,把她的小

嘴當成屄來操干,每挺一下龜頭都戳到她的喉嚨的嫩肉。太刺激了!我沒堅持多

久,就把精液全射進她的口腔裡。

我從她小嘴裡抽出軟下來的雞巴,卻沒動,好好的看著她,看她是把我的精

液吐出來還是吃下去。妻子口裡含著精液,猶豫了一下,似乎想下床把精液吐出

來。我大怒,我這個親丈夫的精液還不如姦夫的嗎!我在她腦袋上拍了一下,說

:「別吐,喝下去!」

妻子有點驚奇地看著我,繼而對我笑了一下,然後一閉嘴把滿口精液全嚥下

去!

今天,妻子已經先後喝下兩個男人的精液了。這一刻我彷彿生了透視眼,看

著我的精液從妻子的口腔裡開始,穿過喉嚨、食道,緩緩滑落進到她的胃裡,與

幾小時前她剛吃下去的的楊建全的精液混合……

此刻我發現心裡那種憤怒已經淡得差不多了,看著妻子嬌美的容顏,白如凝

脂的玉體,美麗得像個精靈。我想我無論如何都不會讓她離開我,哪怕她在外面

和男人上床,背著我和另一個男人欲仙欲死!我像平時常做的那樣,輕輕托起妻

子兩隻羊脂玉般的嫩腳,放進口裡輕輕吮著,吮她玉粒般的腳趾,舔她白嫩的腳

背。

我有很嚴重的戀足傾向,幾年前追求妻子時,剛開始是看上她的美貌,追起

來挺辛苦的。畢竟小靜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對她有意思的男人可以說不計其數。

在我差不多想放棄時,偶然的一個機會完整地見到了她的一雙纖白嫩艷的玉足,

當時就下定了排除萬難的大決心,歷盡辛苦終於抱得美人歸。有人說,漂亮女孩

一百個女人中有一個,而漂亮女子又有一雙完美玉足的,一萬個女人中才有一個

!一個萬里挑一的美麗尤物讓我遇到了,我怎麼能放過呢?

開始時,妻子不反對我把玩她的嫩腳,但反對我把她的腳放進口裡舔吮,也

不願意為同我玩足交,因為她覺得有點變態。但後來我對她嫩腳的癡迷打動了她

,也就不反對我花樣翻新的戀足行為了。

吮吃著妻子一雙白如玉、嫩如脂的迷人嫩腳,我暗暗做出決定,我不會讓妻

子這樣一個極品美女離開我,哪怕就為了她的迷人肉體和雪白嫩腳。再說,比起

那個楊建全我還是有些自信的,論品貌、論能力、論財力我都不比他差,甚至強

上一點。妻子可能也是一時糊塗,她會看清這些,慢慢把心收回來的。

我捉著妻子的一雙白嫩玉腳夾著我的雞巴搓弄。這是我最喜歡和妻子玩的足

交遊戲,妻子已經慢慢習慣了我這種玩法,而且也能得到快感。隨著我的龜頭在

她嫩腳的各個部位頂戳,她開始再次發出動人的呻吟。

看著溫婉美麗的妻子,我百思不得其解:她到底看上楊建全哪點了,讓她竟

然願意背叛深愛她的丈夫?難不成,是他的陽具比較大?這可不好說,聽說女人

都難以拒絕一個對她有性願望、又生有一條大雞巴的男人!我彷彿看到了楊建全

挺著巨大的雞巴,捅入妻子嬌嫩的小屄,盡情地蹂躪著妻子雪嫩誘人的肉體!又

一陣奇異的快感籠罩我的全身,我的雞巴再次硬脹起來,撲在妻子一絲不掛的雪

白身體上,插進水淋淋的小肉洞……

因為前面已經射了兩次,這次我玩的很持久,抽插了三、四十分鐘,才在妻

子陰道深處爆發,摟著妻子的嬌軀躺了下來,妻子對我說了一句:「老公,今天

你好厲害!」然後就沈沈睡去。而我卻無眠了,胡思亂想了好一陣才睡著。

*********

第二天上班後,心裡又開始發堵,昨天晚上慢慢輕鬆下來的情緒好像又消失

了。其實我心理還是不能接受妻子紅杏出牆的現實,一會兒想乾脆找妻子和她的

姦夫攤牌,然後各走各的路,可又實在捨不得她離開我。一會兒又想找妻子好好

談一談,勸她回心轉意,但又真不知道怎麼啟齒。想來想去不得要領,心裡煩得

要死。更讓我煩惱的是,我居然對這此感到很興奮。昨晚上是我與妻子做愛最激

烈的一次,居然連射了三次,這是我們結婚以來沒有過的記錄,我很清楚就是腦

海中想像著的妻子與別的男人激烈交媾的畫面刺激著我一次次勃起。難道我天生

是個喜歡戴綠帽子的男人嗎?我不由得十分鄙視自己。

下午有一家外省的合作公司來洽談業務。這是一家老客戶了,與我們在通訊

設備方面已經有十多年的合作。這回帶隊的人是他們公司的一個副總,他跟我接

觸了幾次,已經混得濫熟。洽談會上,我駕輕就熟地介紹產品性能,現場演示產

品,說得對方來的幾個技術主管都不住點頭。我本來就是學工程技術的,兩年前

還是技術部門的骨幹,是老總力排眾議把我調到銷售部來,所以我的介紹和演示

自然也比一般搞銷售的要專業的多。

合同續簽的事毫無懸念的定下來了。接下來他們透露準備涉足監控設備市場

,這正好是我們公司新開展的業務,於是我又是一番滔滔不絕的演講,副總和跟

他來的一行人都頗為意動,又仔細看了報價,當場就表示晚上請示一下公司,合

適的話就先簽定意向書。這已經相當有門了,因為這個副總在他們公司是很說得

上話的。洽談結合準備去吃飯時,老總在他們不注意時,向我打了個「五」的手

勢。五個點!就是說把銷售回扣定在百分之五之內。這方面老總和我已經相當配

合默契了。

去酒店吃飯的路上,老總故意說他要先簽個文件,我就順水推舟不露痕跡地

請副總上我的車。在車上,我表示的新合作部分還是按老規矩,副總吐了口煙,

說沒問題,但這次要多一個人。我自然明白他說的是什麼:原來的是兩個人,三

個點,現在是三個人,得四點五個點,這在老總交待的數字之內。就假裝沈吟了

一會,說行吧,我做這個主了,我們老總那邊我去說。副總很高興地拍拍我,說

兄弟真是個爽快人。

吃飯時,副總定政策,點了他們那邊幾個人,加上我,座杯一瓶酒。我一聽

樂了,我是海量,副總和我的交情也是酒桌上開始的,不過拼了幾次都不是我的

對手,看來這次也有備而來,有點報仇雪恨的意思。不過今天一來工作上的事高

興,二來妻子的事卻讓我心裡堵得難受,也想喝醉一次,當即接受挑戰。酒桌上

,我來者不拒,主動出擊,倒把公關部的幾個人涼在一邊。不知不覺,對方幾個

酒罈高手都讓我放翻了。我一個人就兩瓶五浪液下肚,雖然還清醒,胃卻開始造

反了。接下來的節目當然是夜總會,但我感覺去不了了,向老總和對方的幾個人

告了個罪。

他們一走,我就到衛生間吐開了,開車回家在路上又停車吐了一回,回到家

才算好受了些。妻子知道我喝酒了,也沒說我什麼,他知道我的工作性質。只是

關心地給我倒了杯蜂蜜水,坐在我旁邊。看著美麗溫柔的嬌妻,我心裡又有點感

動。洗了澡,在床上抱著妻子做了一回愛,覺得身子很乏,就睡了。

第二天,合同和合作意向書順利簽定。老總高興壞了,做監控設備是他提出

來的,公司還有一些不同意見。有了這個合作意向,他底氣就足了。雖然還只是

合作意向,但憑著公司良好的信譽、多年的合作關係,加上非常合理的報價,他

和我都是非常有自信能成功的。這可是上千萬的大單啊!吩咐讓公關部的人帶客

戶們去幾個附近的旅遊景點去玩玩後,老總興奮地拍拍我的肩膀:

「好小子,真有你的!我真是沒看錯人!昨晚上沒事吧?」

他知道我能喝,但昨天我那樣喝他也是第一次見。他當然認為我是為了公司

利益奮不顧身了。這麼問也確實是關心我。

我已經完全恢復了。不過我可也不敢那樣狂喝了,吐得昏天黑地的滋味可不

怎麼樣。偶爾一兩次,憑著年輕身體好還沒什麼,老這麼喝我非趴下不可。就笑

笑說:

「沒事。就是喝高了些,現在還頭暈呢!」

老總沈吟了一下,說:「今天也沒什麼別的事了,先回去休息一下,下午和

明天都不用來了。那些個小事讓你下的那幾號人處理一下就行。」

回到辦公室,已經快下早班了,就準備下公司的餐廳去吃飯。我家離妻子公

司比較近,走路就五六分鐘。而離我們公司比較遠,我開車最少都要半個多小時

,碰上堵車時還不止。剛結婚時,我中午都回家陪妻子一起吃飯,可幾天下來,

時間都耗在路上了,就對妻子提出中午不回家了,反正我們兩家公司都有員工餐

廳,吃飯不是問題。妻子也覺得我這樣跑起來太辛苦。於是我們後來都是早出晚

歸了,妻子還偶爾回家午休一下,反正離家近嘛。

就在我要出辦公室門時,口袋裡的監聽器振動了一下。我馬上回去辦公桌前

,戴上耳機。昨天以來聽到了妻子的幾通電話,都是給朋友打的,沒什麼情況。

妻子平時不喜歡沒事打電話。但這次內容不同了,電話裡傳出了楊建全的聲音,

我一下子心就提起來。

「靜靜,我已經在你家附近了,你快回來呀!」

接著是妻子的聲音:「你別站我家門口,站遠一些。呆會看我開門進去幾分

鐘後你再來敲門,我給你開門。」

「你老公中午不會回來吧?」

妻子沈默了一下,「……不會的,他那遠著呢,中午都不回來。怎麼?怕啦

?」

「怕什麼!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寶貝,你快來呀,我已經受不了了

,一想你那雪白嬌嫩的嬌軀,就俗精上腦啊!」

「大色鬼!好啦,我一會就到了。」

……

我馬上跑下樓,打開車門坐上去。剛發著車子,妻子就打電話來了:

「老公,你在幹嘛呢?」

「剛下班,正要去吃飯呢。」

「今天忙嗎?」

「還不就跟平時一樣。怎麼?你有事嗎?要不要我過來?」

「沒事,就是不放心你,給你打個電話。你昨天喝多了酒,一定要好好吃飯

。中午在辦公室睡一會吧,蓋上點衣服。我今天中午也不回家了,公司有點事…

…」

我裝作若無其事地掛了電話,臉陰了下來。要是沒監聽到剛才的電話,我一

定感動極了。可是現在,我心中冷笑。

今天路上車不算堵,加上我開得飛快,不到半小時我就到家了。

輕手輕腳地開了家門,走進客廳,就聽到一陣熟悉的女人呻吟聲從客臥傳出

來。客臥的門並沒關緊,我輕輕走過去,小心地往門縫裡看進去,見到的情景讓

我腦袋裡「轟」的一聲。

雪白美麗的妻子裸體仰面躺在床沿,粉色的絲質乳房被解了下來扔她白嫩性

感的小腹上,兩顆如玉杯般雪白高聳的嬌嫩乳房沾滿水漬,閃著淫靡的光澤,雪

光粉致的兩條美腿高舉著,小巧的內褲掛地她雪白的小腿上,褪下的透明絲襪則

被隨意地放在雪白地大腿根部,一截搭在了床上。

她身前,一個脫得只穿內褲的男人單腿跪著,頭伸進她雪白的兩腿間吮舔著

,男人的兩手托在妻子白嫩的腿彎處,支撐著妻子高高舉起的雪白雙腿,兩隻玉

嫩的小腳因快感而緊緊繃直,勾起的玉趾如十顆美麗的珍珠,淫靡的動人。美貌

迷人的妻子隨著男人的不斷舔弄,雪白的纖腰輕輕扭動,雙眼微閉,櫻口輕啟,

發起動人的呻吟……

雖然已經肯定妻子有了外遇,也無數次的想像她與別的男人交歡做愛的場面

,但無論如何也比不上親眼見到美麗的妻子與別人歡愛的視覺衝擊,變態的快感

不聽吩咐地升騰,我的下體開始勃起。我腦子裡兩個聲音在不斷爭吵。一個理智

的聲音告訴我:衝進去,阻止她們!把這對姦夫淫婦捉拿當場!另一個魔鬼的聲

音則在不斷的勸告我:別進去,你美麗的妻子與別的男人淫樂,你看著不也很興

奮嗎?別進去打擾她們!

最後,魔鬼戰勝了理智,我現在只擔心長時間站在門口會被她們發現。我忽

然想起我家的客客臥與書房之間有一道窗子,兩邊都裝了窗簾,但平時只會拉一

邊。我往旁邊看了一下,發現臥室這邊的窗簾開著,只有書房那邊拉上了。我躡

手躡腳地走進書房,輕輕地拉個椅子坐在那道窗戶邊,正要揭窗簾,忽然想起前

幾天我拿了一套公司最新的監控攝像頭回家研究,就放在我旁邊的位置,就輕輕

拿起來。攝像頭的鏡頭部分只的鈕扣大小,是作隱蔽拍攝用的。我把攝像頭小心

地開啟,貼在窗戶的玻璃上,另一端則接在打開的高清硬盤DV上。我其實自己也

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完全是本能的驅使。

小心地揭開窗簾的一縫,那邊嬌美的妻子與男人做愛的淫亂場面就盡收眼底

了。

這時可以清晰地看見妻子分開的兩腿間,楊建全的嘴貼在了妻子嫩紅誘人有

兩瓣小陰唇上,吮吃著美女陰道裡流出的陰津,他還不時地往上移,伸舌舔弄妻

子她已經脹立的陰蒂。他每舔弄一下妻子的陰蒂,妻子雪白的玉體就一陣輕顫,

淫水就從陰道口汩汩流出,楊建全連忙張嘴接住,貪婪地嚥下去。這樣週而復始

十多分鐘後,楊建全才站了起來,心滿意足地撫摸著妻子雪白的大腿說:

「靜靜,你的騷水可真多,而且又香又甜,真是太好吃了。像你這樣的美女

的淫水,對男人可是大補之品啊。真嫉妒你老公,可以天天喝你的甜美淫汁,我

卻只能偷偷摸摸的找空喝個飽!」

聽到這裡,我有點慚愧,因我為從來沒有這麼認真仔細的舔吮過妻子的陰戶

,每次舔吮不會超過一分鐘。接觸妻子誘人陰部的主要還是我的雞巴。

或許是和姦夫的淫亂過程中,聽到姦夫提到丈夫給了妻子異樣的刺激,妻子

聽了這話,雪白玉體竟然又是一陣顫抖,誘人的嫩屄口裡又流出透明的陰津,口

裡喃喃地說:

「楊哥,你愛吃靜靜的淫水,靜靜就多流一些給你吃……」

楊建全連忙伸手到妻子的白嫩胯間,雙手掬起妻子流出的淫水,湊到嘴邊喝

下大半,把剩下的淫水輕輕塗抹在妻子高舉著的兩隻雪白嫩腳上,口裡淫淫的說

著:

「靜靜,你這樣的美女的淫水可是好東西,我不能太自私了,讓你的白嫩小

腳也吃點你的淫水吧!你知道嗎?對玉足來說,女人的淫水和男人的精液是最好

的保養品,平時多餵她們一點淫水和精液,會讓你的一雙玉足越來越晶瑩剔透、

白嫩誘人……」

看著這淫靡香艷的場面,我的雞巴已經脹得要穿褲而出了!

這時楊建全放下妻子的兩條玉腿,脫下內褲,一條怒脹的雞巴彈了出來。我

目測了一下,長度有十八公分左右,和我的差不多。不過這條雞巴形狀獨特,龜

頭碩大,而且上面青筋怒張,好像一棵老樹上纏滿了樹騰!雖然不願意,但我也

不得不承認同樣大小的雞巴,楊建全的雞巴比我的對女人的吸引力強多了。加上

她侍候女人的耐心和功夫,怪不得平時美麗端莊的妻子會心甘情願的背叛丈夫,

與他通姦,讓他這條猙獰的雞巴肆無忌憚地插入她雪白嬌嫩的肉體!

楊建全淫笑著說:「美人,我的雞巴前天在你的小嘴裡噴射以後就在也沒有

碰過別的女人了,它就一直想你呢?看,它脹得多難受啊。來,美人,摸摸它!

妻子困難地擡起上身,慢慢坐直,一隻雪白的纖纖玉手握住男人的雞巴套弄

起來。

「喔……」

楊建全發出一聲吸氣聲。

「靜靜,哥哥的雞巴好看嗎?」

「不,一點也不好看。它好嚇人!」妻子擡起,嫵媚地看著楊建全,邊用玉

手套弄雞巴邊撒嬌似的說。

「那你喜歡這根嚇人的雞巴嗎?」

「嗯,喜歡……」

「為什麼喜歡?它那麼嚇人!」

「因為……因為它插得人家好舒服嘛!」

「想讓哥哥嚇人的雞巴插嗎?」

「想……」

「那你先親親它!」

妻子聽話地低下頭,先含住楊建全碩大的龜頭,輕輕舔弄,然後慢慢地一點

點把整根雞巴吞進去……

看到這裡,我已經忍不住從褲子裡掏出雞巴開始手淫。

「自己美麗的妻子在幫別的男人口交,作為親丈夫的我卻只能手淫!」我悲

哀地想。可這樣的想法卻讓我的雞巴硬得更厲害!

這時,楊建全邊享受著我妻子美妙的口交,手卻伸下去捉著妻子那對雪白的

嫩乳不住地玩捏,不是發出舒爽的吸氣聲。

「喔……靜靜,你的小嘴太美妙了,吸得哥哥的雞巴好舒服啊……喔……龜

頭頂到你的喉嚨了,靜靜的喉嚨好嬌嫩啊,喔……美女的哪一個部位都是這樣嬌

嫩啊……」

這樣口交了好一陣,楊建全讓妻子躺好,雪白的雙腿大的分開,挺著雞巴頂

在妻子嬌嫩的陰部,大龜頭在停的在她腿根的嫩肉、嬌嫩的陰鬱和陰蒂上磨擦。

「靜靜,要要肏你的小嫩屄了,好不好?」

「……好,快進來吧……嗯……好難受……」妻子已經完全發情,玉體扭動

著。

「靜靜,我的美人,我要肏得你欲仙欲死!現在用你白嫩美妙的肉體接受我

大雞巴的進攻吧!」楊建全說著,狠狠一挺屁股,雞巴全根攻入妻子嫩艷我嫩屄

中!

「啊……」妻子櫻口裡發出一聲淒艷的長叫聲,雪白的玉體前後抖動起來。

不是她自己抖動,而是被楊建全的快速奸干碰撞得抖動!

乳波臀浪……

慢慢地,我耳朵裡已經聽不到妻子和楊建全在說什麼,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

這淫蕩無比的畫面,變態地享受著美貌的嬌妻與其它男人在我眼前猛烈性交帶給

自己的快感。胯下的雞巴越來越脹,我不停地用用手搓弄著,瘋狂地手淫。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妻子一聲尖長的嬌叫中,楊建全在小靜迷人的肉體裡射

精了。與此同時,我的精液也噴射而出!

平靜下來的我再次盯著那邊的情景,楊建全喘著氣,下到床邊,把半軟的、

粘滿精液的雞巴送到妻子的面前,妻子張開櫻口,吞進雞巴,把雞巴上的淫水和

精液都舔乾淨。

兩人休息了一會,楊建全讓妻子跪趴在床上,聳起雪白的嬌臀,他輕輕揉捏

著妻子白嫩的屁股肉,伸出舌頭舔向了妻子嬌嫩迷人的小屁眼。當他的舌頭觸及

妻子嫩嫩的屁眼時,小靜美麗的玉體輕輕抖動了一下。與此同時,我的雞巴再次

勃起!

我雖然用手指撫弄過小靜的屁眼,卻從來沒有為小靜舔過肛門。不是我嫌那

裡髒,事實上妻子這樣美麗的女子,我覺得她的玉體沒有一個地方是不乾淨的。

只是我讓她接受我玩弄她的玉足以及和她玩足交都經歷了一個過程,如果再玩舔

肛我覺得會讓她認為我太下流。再說我並不是像迷戀她的嫩腳那樣迷戀肛門。

可是,當我看到楊建全津津有味地舔弄著妻子嫩艷的肛門,聽到小靜發出舒

服無比的呻吟時,我知道我錯了。

而下面無比驚人的一幕則再次顛覆了我的認知,楊建全用手指從妻子的陰道

裡掏出了些他方才射進去的精液,抹在妻子的嫩屁眼上,再輕輕把這些精液全部

推入肛門,然後站起身,然後彎腰分腿站在小靜屁股兩側,雙手托著她雪白的屁

股,已經怒脹的大雞巴頂在妻子嬌嫩的肛門上,對妻子說:

「靜靜,我要現在肏你的小菊花了!」

就在我認為妻子會驚恐地拒絕時,俏臉飛紅的嬌妻竟然回頭對男人說:

「楊哥,你輕點。」

我覺得我的大腦已經開始短路了!我見過肛交,色情片裡的那些歐美的漂亮

女主角被一根根大雞巴奸插屁眼,淫叫連連的情節已經司空見慣。可是我一直認

為中國女人並不適合、也不喜歡肛交,特別是像小靜這樣嬌弱的美女。我也不是

沒玩過肛交。在接待客戶時陪他們在夜總會玩小姐,有時在酒興之下,也幹過幾

個長得漂亮、屁眼也嫩的小姐的肛門,雖然她們發出淫叫,但從她們的表情可以

看出屁眼被干只有痛苦卻沒有快感。這樣玩肛在小姐身上可以,對自己心愛的嬌

妻怎麼能行呢?所以,我從來沒有興起過要把雞巴插入小靜嫩肛的念頭。

在我無比的驚異中,楊建全的身體緩緩下壓,碩大的龜頭慢慢擠開嬌嫩的菊

蕾,沒入肛門裡,再一點一點地往裡鑽。妻子扭動玉白的身體,發出痛苦的叫聲

,可是很明顯這痛苦的叫聲包含著巨大的快感:

「……痛!……痛……饒了我吧……楊哥……輕……輕點插……靜靜的小屁

眼……哥哥……別插壞了……」

「靜靜乖,一會就好了!你這麼美麗嬌嫩的小屁眼,不讓男人肏多可惜呀!

前幾次你還不是開始有點痛,一會就快活得要命了!喔……」楊建全不為所動,

慢慢地把雞巴全根插入妻子嬌嫩的直腸裡,停止了一下,看著妻子臉上的表情開

始放鬆了,就開始緩緩抽插。

眼睜睜的看著美麗嬌妻的嬌嫩肛門就這樣被別的男人用粗脹雞巴無情地佔領

,我心痛極了!我好後悔沒有早些發現小靜肛菊的潛力,早些享用她嬌嫩的直腸

,以至於白白便宜了別的男人。下面越來越脹,我再次從褲子裡掏出雞巴開始手

淫。

楊建全慢慢的加快了在妻子嫩肛裡抽插的速度,而妻子原本僵硬的雪白嬌軀

也開始放鬆下來,呼痛聲也逐漸變為了快活的呻吟:

「嗯……嗯……哥哥……你的……全進來……屁股裡……被佔得滿滿……嗯

……好爽……」

「美人,你的屁眼太嫩太爽了!比肏你的嫩屄還爽!喔……靜靜的小直腸這

麼嫩,裹得我的雞巴爽呆了!」

「……嗯……靜靜的小屁眼快被哥哥插壞了……嗯……好舒服……小屁眼好

舒服……哥哥……插得好舒服……啊……啊……」

楊建全的雞巴在妻子的嫩肛門裡奸插得越來越快,睪丸不停地撞擊在她白嫩

的屁股上,發出急促的「啪啪」響聲。雞巴在嫩肛中的抽插竟然漸漸發出「咕嘰

咕嘰」的水響。我細細一看,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從小靜的肛門裡,竟然被雞巴擠得流出了琥珀色的液體,順著她白嫩的屁股

流下,形成幾道淫靡的水流。腸液!小靜,我美麗的妻子竟然被楊建全肛奸奸出

了腸液!

在歐美色情片中,不時可見漂亮的白人女主角被洋人的大雞巴肛奸,爽到了

極點後,就會從屁眼裡流出這種腸液。我從來不敢相信東方女子也會流出這種液

體,還以為那是西方美女的專利。可是眼前,我美麗的妻子,我白嫩嬌柔的妻子

小靜,就被野男人肏干嫩肛,奸得流出腸液!這表明,妻子是擁有肛門高潮的女

人,據說這樣的女人在西方也是百中無一,天生就適合肛交,是男人的恩物!

我已經來不及心痛和後悔了,這個發現已經讓我興奮無窮,而讓妻子達到肛

門高潮的竟然是別的男人,這個事實更讓我被幾乎窒息的下流快感埋沒。我拚命

的擼著雞巴手淫著。

這時,楊建全也發現了,他拍拍小靜白嫩的屁股,從她的直腸中抽出雞巴,

蹲下來臉湊到小靜的白嫩玉臀上,舔吃著上面的腸液。

「別舔……髒……是屁股是流出來的……」妻子扭動著雪白的屁股,勸阻著

楊建全。

「哪會髒啊,靜靜這樣的美人兒身上怎麼會有髒的東西呢!哈哈,美人,你

以為這是屁眼裡的便水嗎?不是,這是腸液,古代叫玉腸湯,是美女被肏屁眼肏

極爽才會分泌出的,可是大補品啊!來,你自己嘗嘗!」

楊建全說著用手指從她屁股上抹了點玉腸湯送進小靜櫻口裡。

「好吃嗎?這可是從你美妙的嫩肛門裡生出的好東西喲!」

「嗯……哥哥愛吃,就多吃點吧……」

楊建全把嘴貼到了小靜的嫩肛口,「呼滋」一聲把裡面的玉腸湯全吸進嘴裡

,品了一下,就全嚥下去,全不管自己的雞巴在裡面剛奸插過,不管其中還有自

己的精液,甚至不管裡面還有著小靜大便的殘渣!

「靜靜,裡面可能有你的大便喲,不過真好喝。」楊建全湊在妻子耳邊說。

「啊!那好髒啊,哥哥別吃……」

「我不是說了嗎?你這樣的美人兒身上沒有髒的東西!日本就有很多男人喜

歡吃美女的大便,據說能壯陽呢!靜靜,你的大便也一定是香的,一定很好吃!

楊建全的話有一種說不出的淫邪味道,而妻子聽了竟然拚命的抖動起來,雪

白的屁股劇烈的扭動,嬌嫩的屁眼一張一合的!

「……哥哥……好哥哥……來……來肏靜靜吧……肏靜靜的的小屁眼……」

楊建全的臉已經興奮得扭曲起來,他再次跨在妻子玉體上,硬得血管都要爆

開的雞巴狠狠地插入妻子的嫩肛,全根盡入!然後像打樁機一樣一下下狠幹。妻

子發出一聲聲興奮無比的嬌叫。

「……啊……哥哥……肏……肏靜靜的淫蕩屁眼吧……啊……哥哥……大雞

巴……大雞巴哥哥……肏死我吧……大雞巴肏死我吧……」

從美麗而文雅的妻子口中叫出了「大雞巴」這樣粗俗的字眼,對男人性刺激

不是一般大,我再也忍不住射了出來。而幾乎同時,楊建全也低叫一聲,雞巴深

深地頂入妻子嫩肛,在她的直腸深處噴射精液!

*********

世界彷彿寧靜了。

得到性滿足的小靜鑽在楊建全--她的野男人的懷裡,溫順得像只小白兔,

俏麗白嫩的臉蛋上紅暈還沒有褪去。而楊建全則擁著這具羊脂玉般雪白誘人的玉

體,滿足地喘著粗氣。

躺了一會,妻子吻了吻身邊的男人。起身下床,就那麼一絲不掛地走出門洗

澡去了。

楊建全並沒有起身,他拿起妻子的小內褲,放在鼻子上深深吸嗅,他胯下的

雞巴居然又勃起了,他拿起妻子的透明絲襪,包裹著雞巴手淫起來。

十多分鐘後,妻子洗好了澡走進來,洗乾淨的身子雪白如凝脂,全身只裹著

一塊浴巾。

「楊哥,你怎麼還沒空衣服,再不走要遲到了……啊,你,你又脹起來了!

「靜靜,我自己搓好一陣了,沒射出來,幫幫我,再讓我肏你一次好不好?

」男人涎著臉對妻子說。

「我剛洗了澡……再說要遲到了……」

「沒關係,我不忍著,盡快射出來。先讓我幹你的小屄一會,然後拔出來射

在你小嘴裡,這樣你就不用重新洗澡了。」

「你還想得美!色狼!」妻子笑著嬌罵,身體卻順從的轉過來,彎下腰,玉

手扶床,白嫩的屁股翹起,雪白筆直的大腿分開,露出兩腿間誘人的屄縫。

男人挺著雞巴正在插入,忽然想起什麼似的飛快地跑出去。小靜不解地轉過

頭,只見男人手裡拿著一雙高跟鞋飛快地又跑起來。那是一雙漂亮的白色細高跟

鞋,還是上個月我和妻子上街時一起買的。

楊建全對小靜說:

「靜靜,把高跟鞋穿上,用剛才的那個姿勢站著,讓我干你!」

「你好下流喲!」

妻子笑罵著卻聽話地從拖鞋裡抽出白嫩無比的玉腳,套進高跟鞋裡。再用剛

才那個誘人的姿勢站好,楊建全已經迫不及待地把硬硬的雞巴插進她的嬌嫩小屄

大力抽插了五、六分鐘,楊建全從妻子嫩屄裡抽出雞巴,撥過妻子的玉體,

妻子順勢蹲了下來,俏臉微仰,張開櫻口,讓楊建全把雞巴插進小嘴裡,然後幫

他套弄起來。

再度享受了妻子的美妙口交兩分多鐘,急於射精的男人就在妻子小嘴裡噴射

了。妻子嫵媚地擡頭看著他,張開小嘴讓他看看滿嘴的白色精液,然後一閉嘴,

把精液全部嚥了下去。

妻子站了起來,發現男人呆呆地看著她,不由笑道:

「好啦,還沒看夠啊……啊……你又脹了……」

楊建全的雞巴又高高脹起了!

妻子哭笑不得地說:「楊哥,你今天怎麼這麼難滿足啊!」

「你剛才那樣子太美太性感了……今天來前,我想好好多干你幾次,吃了顆

偉哥……」

「天哪,你本身已經那麼強了,還吃那東西!……你不要命了?」妻子說到

後來已經又溫柔下來了,彷彿一個體貼的小嬌妻面對她的親丈夫。

「還不止呢,剛才肏干你時喝了不少你的淫水和玉腸湯,那都是壯陽極品啊

!」楊建強哭喪著臉。

「好啦楊哥,別自責了。說,這次要弄我哪裡?還讓我再喝下去嗎?」

「靜靜,我想肏你的這雙嫩腳,玩回足交!」

妻子媚媚地對他笑了一下,坐在床上,從高跟鞋裡抽出雪白嫩腳,伸到了男

人面前。

男人猴急地抓好這雙誘人嫩腳,夾著自己的雞巴就肏弄起來。男女都發出了

輕輕的呻吟。

「靜靜,你的這雙小嫩腳真是極品啊!肏你小嫩腳的舒服程度,不次於幹你

的小屄和小屁眼!喔……」

「楊哥,人家的小腳被你戳得感覺怪怪的,又好舒服。」

「當然啦。玉足也是女人的性器官,很敏感的……靜靜,快叫,叫淫蕩些,

越下流越好!多刺激刺激我,讓我早點射出來!」楊建全臉上露出急迫的表情。

「要怎麼下流啊?」

「你叫『大雞巴』……叫『哥哥的大雞巴』!」

「好羞人啊……怎麼說得出口!」

「你剛才不是也叫了嗎?」

「人家……那裡是被你的……被你玩迷糊了!可現在……」

「好靜靜,快叫,不然我可能玩你一個下午都射不出來!」

「要麼……我小聲些說行嗎?」妻子俏臉紅紅的說。

「行,靜靜快……」

「雞……雞巴……哥哥,哥哥的大……雞巴……」妻子試著小聲說。

「噢……」聽到要清醒狀態下的高雅的妻子說出這麼淫蕩的字眼,楊建全被

刺激得全身顫抖,碩大的龜頭狠狠的頂戳著她雪白玉嫩雙腳的各個部位。

「哥哥的雞巴好硬哦,頂得人家的小嫩腳又痛又舒服……哥哥的大雞巴已經

把靜靜的全身都插遍了……哦,雞巴……哥哥,大雞巴哥哥,你是大雞巴……大

雞巴哥哥……靜靜的小屄和小屁眼都被你插腫了……現在狠狠肏靜靜的嫩腳吧!

……哥哥的雞巴好硬啊,把靜靜的小嫩腳都要插爛了!大雞巴,肏靜靜的嫩腳吧

……」

妻子邊揉捏著自己的雪白玉乳,邊盡可能地按照姦夫的要求小聲淫語。

雖然聲音很小,但平時美麗高雅的小靜在清醒的狀態下說出這麼淫蕩下流的

話,已經讓楊建全癲狂了。當然她們不知道的是,也讓一窗之隔的丈夫癲狂了!

在美貌妻子淫詞艷語的幫助下,楊建全終於在妻子嫩腳上肏干一段時間後,

在極度的快感中開始射精!

這已經是他第四次射精了,量還是多得要命,濃白的精液覆蓋了妻子的一隻

嫩腳,還在往下滴落。男人連忙拿起妻子的一隻高跟鞋,接住滴落下來的精液

妻子看他手忙腳亂的樣子,忽然俏皮地一笑,伸出另一隻嫩腳,用玉粒般的

足趾在他已經微微軟下去的龜頭上蹬了幾下。楊建全的雞巴飛速的再次勃起到最

大,並又一次噴射!射精是有慣性的!

第五次射精!

楊建全一面快活地叫出聲來,一面飛快地拿起妻子的另一隻高跟鞋,把第五

次射出的精液全部射在高跟鞋的裡面。又用手指將粘在妻子玉足上的精液撥到第

一隻高跟鞋中。

妻子嬌嗔地說:「你真是的,全弄在我的鞋子裡,擦起來很費力的!」

楊建全舔著妻子雪白的嫩腳,極為淫邪地說:

「不要擦!你就這樣穿進去,然後穿著這雙精液高跟鞋走出去、去公司上班

。我要你這雙迷人的白嫩玉腳今天一天都泡在我的精液裡!」

「你好變態哦!下流!」妻子差紅了臉。

「我不是對你說了嗎?精液是玉足最好的保養品,多用精液泡幾次,你美麗

的小腳會更加白嫩迷人的!」

「那我沒法穿絲襪啊!」

「那就不穿,最近不是流行裸足穿高跟鞋嗎?你這麼漂亮嫩白的玉足,幹嘛

總用絲襪束縛她們呀!」

「可精液在鞋子裡,滑滑的,走不了路呀!」

「上班都是坐著,又很少走路。呆會我開車送你到公司,你先下車進公司,

不用走多少路,走小心些不會滑倒的。我繞一圈再進去,我開的是朋友的車,別

人不會懷疑的!好啦,我先去開車到門口。記得一定要穿這雙精液高跟鞋出來,

不然我會不高興的!靜靜,聽話!」楊建全邊穿衣服邊不容置疑地說。

走到門口,他像想起什麼似的回首壞壞一笑:

「說起來,你這個漂亮的尤物,公司暗戀你的男人可不少,見到你高跟鞋裡

沒穿絲襪的白嫩小腳,他們會瘋狂地幻想舔你的嫩腳的!可誰會想到,你這雙雪

白的誘人嫩腳竟然會泡在我的精液裡!哈哈,太刺激了!」

男人壞笑著出去了。妻子先穿著拖鞋一絲不掛地整理剛才淫交的戰場,換了

一塊乾淨床單,把內褲、乳罩、絲襪收到換下來床單裡拿了出去,再進來時,已

經換好衣服了,只是沒穿絲襪,裸著白嫩玉足和一截雪白的小腿。她托起一隻盛

有楊建全精液的高跟鞋,放在鼻子前聞了聞,倏地把她的丁香小舌伸進了高跟鞋

裡舔了一下,忽然「?哧」一笑,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

「玩女人的花樣可真多!」

她的俏臉上飛起紅暈,從拖鞋裡抽出一雙雪嫩玉足,慢慢地穿進這雙裡面滿

是精液的白色細高跟鞋裡,站進來小心翼翼地試著走了幾步,款款地關門走出去

……

*********

都走了。姦夫走了,嬌妻也走了,穿著射滿姦夫精液的高跟鞋走了。今天一

天,她那雙被我視如珍寶的白如玉、嫩如脂的迷人嫩腳都將泡在姦夫的骯髒精液

裡。

剩下她的親丈夫,我一個人在天人交戰。

看著剛才錄下的淫蕩畫面,我的下體無可救藥地再次勃起……

從洗衣機裡翻出妻子那充滿淫靡味道的乳罩、內褲和絲襪,我聞嗅著內褲和

乳罩,用絲襪裹著脹大的雞巴拚命搓揉。

腦子裡清楚地明白了一個事實:

我美麗的嬌妻,將不可能再是我一個人的了。也許我能盡到的唯一一個努力

,就是忍受一切屈辱,讓她繼續留在我身邊。

(杏雨綿綿第一闋完)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